返回 书架
字体:

卷二第93章:云泥 第(2/2)分页

下,道:“就做个蛋黄焗南瓜,甜、香、嫩、鲜,老少都爱吃。”

    钱老太笑道:“那就多做点儿,我帮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上官若离道:“那您把南瓜去皮去籽吧。”

    钱老太拿起刀开始削皮,叹了口气,道:“你说,四儿明年能考中童生吗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,天天晚上和早起都看书呢。”上官若离觉得他考童生应该没问题。

    钱老太道:“你说,大郎的婚事可怎么办吆!他和大院里的姑娘没看对眼的,在矿上干活儿,又接触不到别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离笑道:“接触不到别的姑娘,可能接触到姑娘的爹、叔伯、舅舅之类的呢。”

    钱老太眼睛一亮,来了精神,追问道:“四儿跟你说什么了?是不是有人打听大郎,想给他说亲了?”

    上官若离道:“大郎是个好小伙子,好几个人打听呢。不过,五郎爹私下一打听,不是姑娘性子不好,就是家里有不省心的爹娘爷奶的。

    大郎是咱家的长房长孙,媳妇得好好挑,不但品行要好,还得能担得起长房长媳的担子。”

    钱老太叹气道:“可是,大郎过了这个年都十八了!说了亲到娶进门也得好几个月,还不得到十九、二十去?”

    上官若离将干蘑菇泡上,“有道是好饭不怕晚,咱家会越来越好,说的媳妇门第就会跟着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男子过了二十娶妻都不晚,到时候,只要咱家日子更好了,大郎有本事,娶个十五、六的姑娘也是寻常。”

    钱老太闻言,神情微松,“是这么个理儿。”

    李氏抱着两颗白菜进来,眼睛红红的,吸了吸鼻子,道:“多谢娘,多谢四弟妹,这般替大郎着想。”

    大郎岁数到了,她心里着急,见家里也没人正儿八经地提大郎的婚事,还以为没人在意他的婚事呢。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