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书架
字体:

第184章:现在是得手了 第(1/2)分页

    容秋灼口中的“她”,正是他的亲生母亲容家主母——唐瑟如。

    放眼整个容家和唐家,容秋灼最关心最疼惜的就是这个只比他小几个月的妹妹。

    而之所以有此一问,自然是看出了对面这几人的来头。

    容家太子爷并非不谙世事之人,当然认得出这是陵城裴爷的手下。而且,对方似乎有备而来,没有隐匿踪迹,也没有刻意隐藏身份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兄妹俩遭遇的各种阴暗下作手段不计其数。而容秋灼自己也没想到,他会在二十四岁的这个初夏,遇到直接堵住他去路的不速之客!

    倒是有几分胆量和魄力!

    唐慕之打开手机免提,眺望着远处波光粼粼的海面,唇角微勾,“没有的事,她疼我还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淡然的眸光从手臂上的伤口掠过,女孩忖了忖,话锋一转,“可能会比较生气。”

    虽然隔着电话,看不到她的脸色,但容秋灼自认还是比较了解这个妹妹的,指尖点了点烟灰,故作高深地问:“你把陵城那位爷给得罪了?”

    闻此,唐慕之秀眉微拧,显然他还不知道昨晚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既如此,为何有开头的那个疑问?

    照理说,她应该问他现在是否安全。但,出于对男人的信任,她选择相信裴子羡的安排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唐慕之眉目染笑,一贯清淡的语气无形中透着几分低柔,“得罪不敢说,现在是得手了!”

    只需这一句,容秋灼了然。

    原本,暮城校区高调追人一事他只当是捕风捉影,从未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因为,高贵清冷的月亮从来都是只可远观,即使名流权贵也不能随意摘取。

    没承想,也就几天后,他这宝妹就跟喝了迷魂药似的非他不可了!

    容秋灼蹙着浓眉,磨了磨牙。

    随后深冷的目光扫过那几个训练有素的男人,略显烦躁道:“那敢情好,跟哥说说,两个毫无交集的人怎么就勾搭到一起了?”

    尽管不是视频通话,可仅是这种暗藏不悦的语气,足以让唐慕之想象得到此刻俊逸公子的满目忧色。

    闻此,女孩却依然神色如常,并略显不满地出声纠正:“容秋灼,注意言辞。”

    “在此之前我和他身份清白,现在是正常恋爱关系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的瞬间,容秋灼难掩震惊。但仔细想想,似乎也没觉得有多意外。

    毕竟,在他的认知里,只有绝对的强者才能配得上他家如皎皎明月的小仙女。

    偏偏,竟是那个雄踞一方让诸多势力忌惮的男人……

    容秋灼沉默半晌,将烟头死死碾碎,才滚动喉结,沉声道:“所以,不需要我的意见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如果是旁人问这个问题,唐慕之压根不屑理会,但既然关系最好的哥哥问出口了,姑且给个面子……

    女孩闪了闪神,正轻捻指尖时,一道语重心长的幽叹窜入耳膜,“慕之,你真的想好了?”

    容秋灼清楚地知道没有人可以阻止她的决定,更何况都已经确定了关系,早已不是别人三言两语便可斩断的情缘。

    仗着自己是哥哥的辈分发问,不过是太过畏惧那人的地位与权利!

    要知道,无上尊荣声名显赫的背后,是危机四伏,是枪林弹雨!更是九死一生!

    这两人若是执意要一直走下去的话,毫不夸张地说,荆棘载途,前路堪忧。

    容秋灼忍不住拿开手机低咒一声,尔后深吸一口气才勉强平复情绪,直言不讳:“上位者往往城府极深,方寸未乱便可定生死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谈恋爱不一样,讲究信任及安全感。而这两样东西,正是大多数男人所欠缺,也是一辈子都可能学不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尤其是他那样的人,往往都是高高在上,等着别人追捧!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样的相处模式,但是你得记住你的身份,没必要委屈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我跟你说,堂堂高知分子可千万不要恋爱脑!年纪轻轻的,要以学业为重!学翻译的……”

    捕捉到那几个意有所指的字眼,唐慕之漆黑的眸底不禁掠过一丝不安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容秋灼一语中的。

    信任与安全感,正是目前他们之间所欠缺的。有了这些,不见得所有问题都能迎刃而解;可是没有这些,迟早要出裂痕。

    但,万事开头难,凡事都有一个建立的过程。徐徐图之方为上策,没有一蹴而就的道理。

    容秋灼越说越激昂,口吻也不知不觉地严肃起来。这时,他对电话那头的安静沉思甚感欣慰,不由扬唇总结道:“你到底情感一片空白,没道理遇见……”

    却不想,一道漫不经心的幽幽语调传了过来,“要是没什么事的话,挂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约会。”

    “嘟嘟——”

    说到口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