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书架
字体:

081 棠先生,你不要我们了吗 第(2/3)分页

也许还与自己有关。

    想着,刘冀自责似的叹了一口气,慢慢地走近棠泠。

    “棠姑娘。”刘冀走到棠泠跟前,礼貌地作揖。

    “刘公子不必多礼,坐吧。”棠泠伸出手,做了一个“请”地动作。

    刘冀坐在了棠泠的对面。

    棠泠又给刘冀递过去一杯茶,她望着刘冀开门见山地问:“不知刘公子今日前来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刘某,今日是向棠姑娘道歉。”刘冀的表情严肃认真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道歉?”棠泠轻声重复,眼里是几分不解和疑惑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刘冀正色道,“我昨日回府才知道,家父竟然把那日我与棠姑娘见面的事情告诉了令尊,还把当时我和棠姑娘的对话内容也告诉了令尊。”

    说着,刘冀自责地低下了头,“不过这也怪刘某自己,当时就不应该在家父追问之下把什么都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棠泠闻言,这才想起前天晚上棠慎之为什么会来找自己,把自己给痛骂了一通!

    原来,是这样。

    “棠姑娘,不知,令尊知道我二人的谈话内容之后,是否有为难你?”刘冀抬起头,担忧地望着棠泠。

    棠泠神色淡然,她轻轻地摇头:“没什么,都已经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过去了?”刘冀惊诧,“那就是令尊还是为难棠姑娘了?”

    棠泠这一次没有回答,都是伤心事,何必再提?

    刘冀看棠泠的神情有些哀伤,更是自责:“棠姑娘,刘某不是有意将我们二人的谈话详情告知家父,是家父逼问,刘某无奈才…”

    话到一半,刘冀又觉得此刻说这些也没了意义,只得叹了口气又道:“罢了,都是刘某的错,刘某愿意承担后果。”

    “刘公子不必解释,也不需要承担什么后果。既然我说已经过去了,那就是过去了,刘公子不必如此挂怀。”棠泠轻声打断了刘冀的话。

    刘冀抿抿唇,看棠泠神色淡漠,犹豫一瞬才开口:“可是棠姑娘给我刘某的感觉并不像是这件事已经过去。”

    棠泠哑然,她微微撇开了眸子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刘冀看棠泠不言语,便猜测自己一定是说中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其实从刚才见到棠姑娘得时候,我就觉得棠姑娘有些不一样。”刘冀慢慢道。

    “不一样?”棠泠好奇地看向刘冀。

    “是,不一样。”刘冀点头,“上一次见棠姑娘,你的眼神里透着坚定,眼睛的光都是耀眼的。可是现在的棠姑娘,眼中无神,身上散发着颓靡之气。完全与上一次的你,判若两人。”

    棠泠闻言,轻轻扯了一下嘴角,似有若无地露出了一个苦涩的笑容: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吗?”刘冀也跟着轻轻一笑地反问。

    棠泠没再回答。

    她只是没想到,刘冀只是见了自己几次,都能够看出自己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上一次,我听闻,孺子室是要招医工,对吗?”刘冀问。

    “嗯?”棠泠微微一愣,她没想到刘冀会突然在这个时间点,说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如果棠姑娘不嫌弃,刘某可以留在孺子室做医工。”刘冀微微一笑着开口,他一方面是想弥补自己因为说错话而让棠泠被棠慎之为难,一方面是自己去范县上任的事情被耽搁,另一方面,她对孺子室也是充满了好奇,一所为年龄幼小的儿童创建的私塾,他还是第一遇见。

    这三个原因,让他想留在孺子室帮忙。

    棠泠闻言,愣住了,一种难以言表的情绪在心中蔓延。

    上天真是会给她开玩笑,之前怎么也招不来医工,现在有医工自己上门拜访,真是可笑啊!

    “谢谢刘公子好意,但是已经不需要了。”棠泠轻轻地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吗?可今日我碰见棠公子,他还在四处招医工。”刘冀也疑惑了。

    “阿浔还在找医工…”棠泠低垂着眼眸,呢喃着,心里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棠浔还在为孺子室而努力着,而她呢?

    刘冀静静地望着棠泠,没有再说话,他想着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

    “刘公子,你先回吧,如果日后有需要,我会再来找你。”棠泠没有像刚才那么决绝地说不需要医工。

    也许她的潜意识里,对孺子室还是有那么一份期待。

    “好的,棠姑娘有什么需要,来医馆找我就是。”说着,刘冀起身朝棠泠作揖道别。

    “鸳儿,去送送刘公子。”棠泠道。

    柳鸢领命后,欠身领着刘冀离开了后院。

    等到刘冀离开,棠泠的心情还是很沉重,她心里乱乱的,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正当棠泠烦闷的时候,两道委屈又可怜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“棠先生,你不要孺子室了?也不要我们了吗?”

    棠泠愕然回头,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