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书架
字体:

204.王的组合 第(1/2)分页

    深夜,大雨,后街面馆。

    四人坐在一张桌前,看着拉面师傅抻面。

    路明非托着下巴,看着那翻飞的拉面,感觉这师傅如果去海底捞干,一个月万八千儿块钱也轻轻松松。

    凯撒偶尔闻闻桌上的小醋碟, 看着店外的雨幕打个哈欠。

    楚子航在剥蒜。

    顾谶在用热水冲洗杯具。

    他们坐在靠门口的那一桌,能清晰感受到逐渐变小的雨势,街上色彩不一的灯光汇在这家小店的门口,光影里是几人的沉默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顾谶像是看到了什么,将水杯分别递给众人的时候, 看着门外的长街有些愣神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路明非好奇道。

    凯撒顺着顾谶的目光看去, 随口道:“哪个国家都有翻垃圾桶的流浪汉,没什么稀奇的。”

    那是在瓢泼大雨中的路边垃圾桶旁,一个浑身湿透的身影正在扒拉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好像是个外国人。”路明非惊讶道:“什么时候洋大人也混得这么惨了?他们再穷在曰本也是座上宾吧,怎么沦落到搁这翻垃圾桶?”

    “洋大人是什么鬼。”凯撒觉得这小子是有一颗愤青的心的,也不放过任何内涵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那个人...”楚子航有些不确定地说:“看起来好像有点眼熟?”

    顾谶点点头,“我刚刚也想说。”

    那个流浪汉很壮,依稀能看到他上身穿一件看不出颜色的套头衫,下身穿着硬邦邦的牛仔裤,显然很久没洗了,就算是大雨也没能给它泡软。

    “我去,你们这么一说,还真是诶!”路明非揉了揉眼睛,惊呼。

    大概是他的声音太大,惊叫时的音色过分尖锐,引起了那流浪汉的注意。对方朝他们这边望了一眼,原本热情四溢翻垃圾桶的动作就顿住了,转而浑身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把他吓着了?”路明非小心翼翼地问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个流浪汉,可毕竟是外国人, 自己又在国外, 万一给人吓出个好歹,自己岂不是惹上了国际纠纷?这他妈得赔多少钱啊!

    身边的三人却彼此相视一眼,有些疑惑,也有点被雷到了,实在是因为借着那街上的灯光,他们看清了那流浪汉的脸。

    “各位师弟,我可算找到亲人啦!”那家伙瑟瑟缩缩地从街对面走来。

    “(òωó?)!”路明非呆了个呆,“是幻觉吧?一定是幻觉!我好像听到了废柴师兄的声音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凯撒面无表情道:“不是幻觉,就是那条败狗。”

    没错,迎面走来的流浪汉正是卡塞尔学院史无前例的F级学员芬格尔·冯·弗林斯,这家伙在雨中十分骚包地举起双手,把淋透的头发往后猛地一捋,来了个帅气的大背头。

    凯撒捂了捂眼睛,说起来,芬格尔还挂着他学生会的编制,连他自己都忘记什么时候同意这家伙入会的了。

    他也很无奈,为什么自己座下既有路明非也有芬格尔,简直卧龙凤雏兼得。

    至于路明非则完全懵了, 待看清对面那完全不似人样却格外熟悉的身影时。

    芬格尔衣服上满是油渍,凌乱的长发脏得打结。他手里还拎着个快餐店的纸袋, 纸袋破了个口子,露出里面咬过的半个汉堡,好像是刚刚从垃圾桶里搞到的人家吃剩下的宝贝。

    其实可能就是,这家伙完全就是个饿得发晕的流浪汉。

    可谁能告诉他,这还是他路明非的室友、卡塞尔学院的新闻部部长、来自德国的贵族芬格尔吗?

    “你们不认我啦?”芬格尔哆哆嗦嗦地说:“师弟们?老顾,我是你亲爱的好兄弟老芬啊!”

    桌上四人同时露出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啊,原来是芬格尔啊。”

    “刚认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变化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芬格尔硬了,没拿快餐店纸袋的那只拳头硬了。

    但情势如此,他看着打扮得人模狗样、光鲜亮丽的四人,可怜兮兮地说:“能先让我吃点东西么?”

    “铁子,你怎么沦落成这副鬼样子了?”路明非提了提臀,大概是想上前慰问一下,可隔着三五步都能闻到芬格尔身上的臭味儿,属实难顶。所以他路某人的屁股几次蠢蠢欲动,最终还是没抬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说来话长。”芬格尔忸怩地看了眼路明非身边的空位,眼中透着饥渴。

    “要不还是过来长话短说吧。”路明非还是心软的。

    然后身边几人就同时看他。

    “哎!”芬格尔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冲到了他身边,一屁股坐下,一把就揽住了他的肩膀,“还是师弟跟我亲啊!”

    一时间,各种能想到的不能想到的气味直冲路明非的嗅觉,他的眼前白光乍现,在那白炽灯的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