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书架
字体:

198.我的牵挂 第(1/2)分页

    太阳渐渐沉入海面以下,最后的余晖撒在海面上,半轮太阳和它的倒影组成了一个完整的圆。

    顾谶和夏弥你一言我一语地补充,才终于给绘梨衣讲清楚了海那边的世界是什么样的。

    他们说世界上有中国有美国还有其他各国,有些地方千里黄沙几十年不下一滴雨,也有地方连绵雨季,还有冰天雪地里北极熊在浮冰旁守着, 拿爪子拍鱼吃。

    他们并没有去过很多地方,包括世界周游,但仅是他们去过的那些地方,也是绘梨衣所不能想到的。相比而言,夏弥的见闻无疑要广阔许多,绘梨衣宛如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土妞, 听得无比聚精会神。

    “原来外面的世界是这个样子的啊。”她写给两人看。

    “是啊,就是这个样子的。”夏弥说:“没有布里塔尼亚王国也没有晓组织,失望吗?”

    “不, 不失望,喜欢这样的世界,这样的世界很温柔。”绘梨衣又一次用了温柔这个词。

    她扭过头去看着落日一点点地从大地上收走阳光,苍红色的树海变成了红黑色,很快夜幕就会降临在梅津寺町的上方,这是最后一眼夕阳。

    她的眼神呆滞又瑰丽,她的眼睛里蕴着那轮落日,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他们都不再说话,天色越来越昏暗,绘梨衣的眼睛也越来越暗淡。

    “我很喜欢这样的世界。”在太阳快要消失前,绘梨衣眼帘低垂,写下这句话,“但世界不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顾谶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夏弥抬手放在绘梨衣的肩膀上,轻声又坚定,“这个世界大多时候是冰冷又坚硬的, 我们没有必要讨所有人的喜欢,我们有自己喜欢和在意的,哪怕全世界都离我们而去,我们也无需去讨好和委曲求全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做不到让所有人都喜欢。”顾谶说:“总会有人因为我们达不到他们的预期而变得刻薄,可能只是因为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就变得怨恨。人和人是最能共情也最能离情的,人本来就是这么残酷的生命,所以我们活在这个世上,还是多喜欢自己一点。”

    绘梨衣怔怔地看着他们,这些话她都是第一次听说,可以不去喜欢这个世界和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,但一定要喜欢自己。

    夏弥也没想到顾谶会说这样的话,在她的心里,他总是清朗内敛的,对一切都充满着包容,无论他出现在谁的身边,都像人生中最温暖的那缕阳光。

    可他刚刚所说,却在平淡中透着残忍,打破幻想之后对世事洞明的残忍。以前的他是不可能这么说的,尤其是对一个天真无邪的女孩子说。

    顾谶望着天边的落日,一半的一半沉于海上。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很大, 以前只有车马, 万里之遥可能就是一辈子的行程。诸葛亮半生北伐的路,现在几个小时就可以赶到,在有了各种各样的交通工具后,我们哪里都能去到,世界又变得很小。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世界的大小取决于你认识多少人,每多认识一个人,世界就会变大一些。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城市,东京、巴黎、伦敦、纽约等等,但很多城市对你来说只是名字罢了,既没有去过那里,那里也没有你想要拜访的人,所以它们其实不属于你的世界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很多的人,但你不认识他们,他们也不属于你的世界。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好吃好玩好看的东西,可真正属于你的世界其实是很小的,只是你去过的地方、吃过的东西和见过的落日,还有会在乎你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话说完了,不光认真听着的绘梨衣怔在了那里,就连夏弥都有些愣愣的。

    她想要摸摸顾谶的额头,是不是发烧了,竟然能说这么一长段话,毕竟他对自己都没说过这么长的话。

    “就,可能韩剧看多了。”顾谶不好意思地笑笑。

    绘梨衣也笑了起来,夕阳中,那张认真听讲的小脸笼罩在温暖的光晕里,柔和清隽,令人心头软糯。

    她在本子上写道:“什么是好朋友?”

    背后樱花飘零,落叶飞旋,顾谶说:“就是不管怎样都会相信你,都会跟你在一起的人吧。”

    其实说到这里,他也不甚明了,路明非、楚子航和凯撒是他的朋友,弗罗斯特也是他的老友,可如果说无论发生什么,都会一直相信并站在自己这边,甚至抛弃所有也义无反顾的人...他下意识望向身边的夏弥,女孩也正看着他,黑白分明的眸子灵动宛然,有丝丝疑惑。

    可能,也就只有她而已。

    所以顾谶心想,自己根本没有资格来开导绘梨衣,因为对他来说,这个广阔的世界亦如咫尺之间,他所牵挂的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“想要好朋友。”绘梨衣竖着小本子,眼眸亮晶晶地看着身边两人,带着渴望和希冀。

    夏弥摸了摸她圆润的额头,心想虽然你不说,可谁都能看得出你想要什么,一切都在你的眼睛里明明白白地写着啊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的好朋友,他也是你的好朋友,将来你也会有更多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