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书架
字体:

203.龙与少年 第(1/2)分页

    “原来你意在王将。”楚子航看完短信后,完全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消息,源稚生会跟我联络。”顾谶说。

    路明非听懂了,但没完全听懂,不过不妨碍也跟着点头附和。

    “你这地方,还真不错诶。”他四下打量着。

    房间很大,尤其跟他们之前住的堪比‘韩国考试院出租房’的旅馆比, 那真的是总统套房跟小隔间的区别了。

    而且这里收拾的整整齐齐,一看就是常打扫,再一想到还有两个妹子同居,路明非难免留下了羡慕的泪水。

    “还好吧。”顾谶随口道。

    “咳,顾教员,采访你一下。”路明非装模作样地撞了撞顾谶的胳膊, 挤眉弄眼道:“跟那么漂亮的妹子同居, 有何感想?”

    顾谶竟摸着下巴认真想了一会儿,“像提前当了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????”房间里的三人, 以及坐在出租车上的某人。

    “就是照顾她们的一日三餐,然后还要制定每天的出行计划。”顾谶说。

    (听到这里的夏弥冷笑,带绘梨衣游玩的计划不都是自己制定的吗?)

    “听起来好累啊。”路明非拍拍他的肩膀,一脸‘同志你也不容易’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是吧。”顾谶抹了下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。

    凯撒跟楚子航实在服了这俩凑在一起就能扯淡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去吃宵夜吧?”凯撒提议。

    “啊?”顾谶一怔。

    之前他们来势汹汹,一副向自己要个解释的样子,现在怎么突然软了?

    “我在后街找到了一家不错的拉面店。”凯撒起身,“我们一路开车回来,什么都没吃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好啊。”这是摸着肚子的路明非。

    顾谶看向楚子航,凯撒倒是表情和煦,甚至有点芬格尔调调的没心没肺,但楚子航也就在看到他跟源稚生的短信时表情和缓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做得是对还是错,但有时候,我们确实没法对结果做出预料,只能根据那一刻心中所想来做决定。”楚子航默默起身,“走吧,我也饿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成熟了。”顾谶感慨一声, “是能独当一面的专员了。”

    楚子航眼角跳了跳,最后说:“我本来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先下去吧, 我给她把东西收拾收拾寄回去。”顾谶说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难的?咱们一起动手,几分钟就OK!”凯撒大手一挥,“全组注意,现在我们给小姑娘收拾衣服和玩具!”

    “衣服就不必了。”楚子航拉了他一把。

    所以只有顾谶一个人进了卧室。

    凯撒两手推着纸箱,路明非跟楚子航撅着屁股把小玩偶一个接一个往里面放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个小时前,从梅津寺町去往松山市的高速公路上。

    冒着白烟的丰田车斜靠在路边,无论怎么拧钥匙点火,这台车再也发动不起来了,发动机报警的蜂鸣声在静夜中极其刺耳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楚子航猛拍方向盘。

    此刻,那列灯火通明的列车正从不远处驶过,他失去了最后一个截住绘梨衣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别又是冷却剂渗漏吧?曰本人的产品真是靠不住!”副驾驶上,凯撒看着窗外的瓢泼大雨,悠闲道:“这种鬼天气在高速路上抛锚,想再找到卖冷却剂的店可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话落,他就猛然被楚子航抓住衣襟,狠狠地推在了车门上,巨大的震动让他差点握不住手里的鲑鱼饭团。

    坐在后面的路明非吓了一大跳,睡意全消。

    “师兄冷静,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啊!”

    “你在引擎上动了手脚!”楚子航的黄金瞳中爆出慑人的光,“租车店出来的车, 必定是经过检修的,不可能出现冷却剂渗漏这种问题!”

    路明非一愣,下意识看向凯撒。

    “以你对赛车的熟悉,不可能没学过修车,每辆赛车都是单独定制的,每个赛车手都要熟悉他们自己的引擎,自始至终你都是顾谶的同谋!”楚子航冷冷道:“第一次是你剪断软管,放掉了冷却剂。第二次我补好了软管,但你买回来的冷却剂有问题!”

    “不能说是同谋。”凯撒纠正道:“同谋必须是事前商量过的,我们这只能算作偶发性共同犯罪。”

    “那老大你怎么会知道?”路明非小心翼翼问。

    “猜的。”凯撒缓缓道:“他这个人看起来好说话,其实死犟死犟的,他不是总做出人意料的事,只是想得更多。”

    楚子航怒道:“你们疯了?她只是一个人!你们要为了一个人而让整个东京整个曰本的人都冒着去死的危险吗?”

    “这么算起来的话确实很不值得,”凯撒叹了口气,“可怎么办呢?即使代价是全人类,我也没办法让一个女孩为了这种该死的理由牺牲,我的正义不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