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书架
字体:

201.疯狂小事 第(1/2)分页

    另一边,当顾谶和夏弥忽然跳下火车的时候,本来一直十分淡定的楚子航第一次急了。

    “他要放走那个女孩!”

    难怪顾谶选择了去松山的火车而不是开车离开,如果是开车逃离的话,他们还能想办法在高速公路上把他们截停,但火车不是人力可以阻挡的,只要绘梨衣登车, 她就必将抵达松山市。

    楚子航不敢相信,那个始终顾全大局、从未做出过错误选择的男人会做出这种事来。

    原来这趟远至四国的旅行从头至尾就是计划好的逃亡,一切的因素都被考虑在内,包括距离、交通工具甚至每个时间点都是算过的。顾谶明知道他们之前说好了汇合,而且就在身后跟着,还骗了他们!

    凯撒被他的失态吓了一跳,旁边昏昏欲睡的路明非更是猛地从门框上倒了下来, 趔趄起身看着脸色有些难看的师兄们。

    楚子航如离弦之箭奔向车站, 又迅速停下--列车关门之后很快就会起步, 就算他的百米成绩匹敌世界冠军也没办法在火车发动后将它截住。

    他返身奔向不远处的船厂,他们租来的那辆丰田车停在了那里,虽然那辆车浑身上下都是问题,但此时此刻唯有它能帮他们抢先抵达松山站。

    “喂,等等我!”凯撒拍拍屁股上的土,连忙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还有我啊!”路明非擦着嘴角的口水,晃晃悠悠地追着两人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酒德麻衣缓慢悠长地深呼吸着,她根本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。

    老板说顾谶是靠得住的朋友,而几次的经历也让她觉得这个男人的确可以信任,但万万没想到就在白王苏醒的节骨眼上,顾谶会将绘梨衣放跑。

    那个女孩正在从她们的控制中脱离,这把解决东京事件的重要钥匙就要失去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她必须抹杀绘梨衣,这把钥匙即使不掌握在他们的手里,也不能掌握在敌人手里!

    但在扣动扳机前,她还需要得到老板的确认,她一边移动枪管锁定绘梨衣的眉心, 一边焦急地等待着手机通话彼端的声音。

    酒德麻衣额头沁出冷汗, 扣着扳机的手指开始发木。

    电话已经接通,信号强度不够,但也足够她跟老板通话,可对方始终沉默。

    她并不想对绘梨衣开枪,但关系到东京乃至曰本的存亡,为了避免更大的牺牲,牺牲一个人算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老板应该还在思索,这件事情竟然已经超出了他的预判,逼得他也不得不临时思考,临时做决定。

    但时间所剩无几,AS50号称射程能达到1.5英里,也就是大约2.4公里,火车还要两分钟才能跑出有效射程,但雾气和风会让射程打折,在这种天气下,即便王牌狙击手也不敢保证一定命中。

    “目标即将脱离有效射程。”酒德麻衣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放她走吧。”老板轻轻叹了口气,“难得那家伙会做这么疯狂的一件事,虽然不知道他怀着怎样的一颗心,身为老朋友却不由自主地想要成全他。”

    酒德麻衣仍未把准星从绘梨衣的眉心挪开,尽管在这个距离上已经未必能够命中了, “可老板你说过, 她是打开藏骸之井的钥匙,要让钥匙落在别人手里吗?”

    “神复活又怎样?当万军之战开始之时,我将亲自迎战!”老板声音低沉,言语顿挫间威临天下。

    “期待那一天。”酒德麻衣缓缓把枪机复位。

    这时,灯火通明的火车驶入了海上吹来的浓雾里,只有模糊的灯光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暴雨滂沱,情人旅馆的老板娘打着伞站在屋檐下,檐前的滴水像是一道绵密的银色帘幕。

    她盯着每辆从门前经过的出租车看,眼里透着焦急。

    今天白天,几个肃杀的极道人物冲进店里,向她出示了照片,询问她说照片上的男女有没有来她店里投宿。

    老板娘一眼就认出了顾谶和绘梨衣,一时间心跳加速脸上变色,但她毕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,立刻镇静下来,恭恭敬敬地说我们这里的客人通常都只住一晚甚至几个小时,哪会有投宿的客人选择情人旅馆呢?

    她的坦荡和情人旅馆的招牌说服了对方,他们并没有进店搜索,只是留下了联系方式。

    老板娘想不出这对小情侣...好吧,是一个男人和两个懵懂的女孩怎么会得罪极道,但她想来再怎么样,顾谶那样斯斯文文的男人,还有绘梨衣那种人畜无害的老实姑娘都比极道更值得信任。

    她特意留在店里等到午夜,就是想等他们回来通知他们赶快离开,这边的店面都被极道盯上了。

    轰隆隆的雷声在天空中滚过,紫色的电光切开黑暗,照亮了打着伞走向店门口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伞下是两个人,那个戴着眼镜、模样周正温和的男人肩膀被雨打湿了,另一个冷冷清清的女孩子抱着胳膊,像是被风吹冷,头发也湿湿的。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