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书架
字体:

207.广阔世界 第(1/2)分页

    顾谶他们还是看到了那张照片,应该说是从路边的某个像素不太好的摄像头里截取的。

    一行四人走在下雨的长街上,倒没有勾肩搭背,只是并肩走得也有点张狂:顾谶跟楚子航还好,手插裤兜面带笑容;凯撒其实是在指着远处他推荐的小店,可架势看着就像吆五喝六要去砍人。至于路明非,昂首挺胸指点江山就是他了。

    其实这小子是饿惨了,他可不管什么东京存亡曰本危机之类的,只是知道现在有了顾谶,就意味着有钱了,终于不用数着凯撒兜里的几块零钱思量盒饭加不加肉了,那拉面他想放多少牛肉就多少牛肉,甚至只吃牛肉!

    “这张照片...”凯撒说着,就要拿过来销毁,万一流传出去,这极有可能是他今后的黑历史。

    --毕竟贵公子多见,这么像流氓的贵公子可不多见。

    只不过不等他摸到照片,服务生就一把拿了回去,很宝贝地放在了上衣口袋里。

    “这种真情流露的全家福,可得好好收藏啊。”他感慨道。

    几人看着自顾扯了把椅子坐到凯撒身边的人,对方神情自然,手中把玩着一把啤酒起子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你哪位啊?”芬格尔见几人表情变化,不免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现在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偷拍,都能当狗仔了吗?这是不把他们卡塞尔学院的学生放在眼里,不把他这位狗仔祖师爷放在眼里啊。

    “风间琉璃,真名源稚女,猛鬼众中的龙王,二号人物。源稚生是我的孪生哥哥。”服务生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芬格尔一下瞪大了眼睛,连忙道:“失敬失敬。”

    他刚刚有听路明非梳理眼下曰本的势力情况,所以晓得猛鬼众是什么存在,而敢用‘龙王’自称,可见也是混血种里的狠角色。

    桌上的气氛一下子冷却到了冰点,一时间没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楚子航的手背上隐约可见青筋跳起,凯撒的虎口向着后腰的沙漠之鹰,啤酒起子在风间琉璃指间化作一团变幻的银光。

    猛鬼众、学院,还有风间琉璃本人的利益并不一致,即使他说的是真话,他们之间仍然没有信任可言。

    既然是孪生兄弟,风间琉璃的血统应该不在源稚生之下,即便是小小的啤酒起子在他手里也是致命的武器。

    啤酒起子越转越快,凯撒和楚子航的心跳也越来越快,就在啤酒起子快得将要从风间琉璃指间飞射出来的时候,他忽然翻转手腕,把啤酒起子牢牢地抓在掌中,轻轻放在了桌面上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啤酒不错,产地是中国。”他说:“希望各位能品尝到熟悉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得尝尝。”芬格尔看着桌上的酒瓶直搓手,“有日子不喝了,真怀念啊,是吧师弟?”

    是个头啊!路明非捂脸,这种傻子也能看出剑拔弩张的时候,你个挨千刀的别call我啊!

    凯撒愣了几秒钟,也气得想掀桌。

    同样是团队,曰本那边的团队无论蛇岐八家还是猛鬼众,都高端大气上档次,轮到自己这边,好不容易来一个援军,还是头猪。

    顾谶随手拿过桌上的啤酒起子,一边开着桌上的啤酒一边说:“可以进入正题了。”

    “专业!”风间琉璃笑着说。

    路明非化身小弟,挨个给人倒酒。

    “两杯两杯,师弟你是知道我酒量的。”芬格尔嘟囔。

    路明非咬牙切齿地笑,虽然很想一酒瓶给这家伙敲醒,不过还是尽可能显得专业一点,不在气场上给顾谶他们拖后腿。

    凯撒和楚子航对视一眼,两人手背上的青筋都略微消退,被这混不吝一搅合,冻结的气氛无声无息地融化了。

    楚子航问:“你能找到芬格尔,应该是猛鬼众早就觉察到校长派人渗透进曰本来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没错,但我们无法断定昂热校长到底派了多少人渗透。”风间琉璃说道:“我请芬格尔先生过来是想说明一件事,贵校校长也一直在准备对蛇岐八家动手,他意识到蛇岐八家内部有某种不稳定的因素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楚子航不动声色地看了眼顾谶,发现他正在默默抿酒。

    “橘政宗?”凯撒问。

    “很快我们就会知道真相了。”风间琉璃看了一眼腕表,“三个小时前,王将有了动作,毒蛇要出洞了,我们联手的机会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小时前,源氏重工楼下的停车场。

    执行局的精锐们封锁了每个出入口,橘政宗站在门前等待,白色的长眉上悬挂着水珠。

    车队驶入停车场,为首的是源稚生的黑色悍马,紧随在后的是清一色的黑色平治,它们拱卫着一辆黑色的厢式货车。

    橘政宗甩开给自己打伞的下属,踩着木屐狂奔到厢式货车边,源稚生抱着绘梨衣跳了下来,立刻有人把伞举在他的头顶。

    “混账!该给谁遮看不明白吗?”源稚生呵斥。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