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书架
字体:

202.相聚离开 第(1/2)分页

    人虽然已经离开了,可房间里满满的都是有人住过的味道。

    摊开的被子上有人压过的痕迹,浴室里的水龙头没拧紧,水一滴滴地打在浴缸里,溅起清脆的回声。

    窗外大雨滂沱,顾谶在茶几边坐下,捧着一杯热水, 默默地看着外面的灯光和大雨。

    夏弥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,静静站在他的身旁。

    她也要离开了,只是暂时从明处回到暗处,因为她怕跟眼前之人再待久了,会忍不住告诉他自己就是夏弥。

    看到他一直等待着自己,这样一个人的时候,她心里并不好受。

    其实源氏重工那晚结束,他们就该分开的,只不过有了绘梨衣,他们才多了几天的相处。这就已经很好了,无论是与那个懵懂少女一起的时光,还是仅有的温存。

    夏弥一旦决定了什么,自认心肠就能冷硬下来,只是看着此刻被阴影包裹的男人,她忽然有种难抑的不舍和心酸。

    绘梨衣没有见识过这个世界,所以才会喜欢,才会觉得它温柔。而她不一样,她不喜欢这个世界,因为世上有太多的离别和身不由己,她只是因为一个人的出现,才对这个世界稍稍有了期待。

    但现在,她又要因此与之分别。

    “喝点水再走吧。”顾谶给她倒了杯热水,声音如常。

    他要装作没有认出夏弥的样子,否则她这段时间的伪装就白费了,现在外人只有路鸣泽知道她的身份, 而夏弥的隐藏是他们未来对抗洛基的变数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夏弥轻轻道。

    热气氤氲在黑夜里,模糊了彼此的视线,他们的目光一触即分,若无其事地什么话也不说。

    半晌,夏弥勉强一笑,“那我先走了,有事电话联系。”

    她怕再不走就会心软。

    “我送送你。”顾谶起身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夏弥连忙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也是并肩战斗过的战友。”顾谶笑道。

    夏弥看着他的笑颜,感动之余,又有种莫名其妙的羞恼。

    就好像是,即便是出生入死过,可毕竟是一个异性啊,而你明明就有女朋友不是吗?这大晚上的,对方要走你竟然还要相送?怎么,不舍得啊?

    她这种心思就很奇怪,也矛盾,因为细究的话,他们彼此互通心意,可好像还没正式确定关系。再者,顾谶都跟两个花季少女‘同居’了好几天啦!

    夏弥心里的离愁别绪忽然就淡了许多,甚至觉得自己有点吃亏了,因为这些天她的确有放飞自我的时候,比如同绘梨衣一起试新式的内衣、穿着半透明睡衣坐在茶几旁、穿那种很显身材的睡衣等等, 而这些竟然都没有避讳眼前这个狗男人!

    她现在后知后觉是有些醋了。

    顾谶根本没想到在这短短的时间里,夏弥竟能脑补这么多,而且这必然是今后对自己不利的情况。

    他将她送到门口,又送到楼下,看着她撑开伞走进雨里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。”夏弥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注意安全。”顾谶也挥手。

    夏弥银牙暗咬,将他对‘其他女人’的关心记下了。

    “好~”她甜甜一笑,戴上耳机离开了。

    顾谶愣在了原地,他没搞懂对方最后的笑容是怎么回事,那种甜妹风的笑容出现在一张又纯又欲的脸上,其实杀伤力是巨大的,可他莫名有种凉飕飕的感觉。

    仿佛,现世报并不非得在眼前,还可能会在以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屋檐下雨水成帘,顾谶伸出手去,水滴在指尖迸溅,凉凉的。

    然后,不等他感慨自己又回到了一个人的时候,面前就传来一阵急促的刹车声,一辆破丰田猛地在旅馆门前停下,车上三条大汉跳在了路上的积水里。

    “我去,老大你怎么停的车?我裤腿都湿啦!”

    “少啰嗦,我鞋也湿了!”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路明非、凯撒、楚子航,三人本来是一副冷眼凶狠要杀人的表情,却不料被街上坑里的积水破了功。

    路明非提着裤子,蹦蹦跳跳地跑进了屋檐底下,胡乱抖着脑袋上的水珠,就像一只淋雨的土狗。

    顾谶从口袋里拿出纸巾给他。

    “哎谢谢。”路明非习惯性地接过,显然他这种狼狈模样,顾谶早就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凯撒见此,不禁恨铁不成钢地瞪了这小子一眼。

    “上去说。”楚子航看着顾谶,酷酷地说。

    话落,就见路明非把纸巾递过来,“师兄也擦擦,你看脸上这么多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楚子航。

    本来就有点破功了,现在气氛是完全被破坏掉了,论拖后腿,还得是路明非啊。

    上楼,进屋,关门。

    四人围着茶几坐下,默默相视。

    “我们看到那个女孩离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