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书架
字体:

200.遥遥有期 第(1/2)分页

    酒德麻衣把枪口转向月台。

    她先是瞄准顾谶的胸口,这家伙背靠柱子站着,低着头像在闭目沉思。

    顾谶当然不是她的既定目标,但王牌狙击手都有类似的习惯,用枪口挨个锁定所有运动目标,记忆他们的位置,战场上瞬息万变, 有时候无关人等也会忽然变成需要优先猎杀的目标。

    她的枪口转而落到了正在铁轨上小心行走的少女身上。

    酒德麻衣能从瞄准镜中看到那凹凸有致的身体,在微微晚风中,卫衣领口露出玉致的颈线。

    她顿了顿,接着用枪锁定绘梨衣的后脑,只是没有注意到,在她枪口转移的时候, 原本像是什么都没察觉到的顾谶和夏弥同时朝她所在的方向瞥了眼。

    月台上密集的柱子有些阻碍视线, 不过以AS50的威力,酒德麻衣大可以打穿柱子,继而命中绘梨衣的后脑。

    她的枪里填着贤者之石炼制的子弹,对高级混血种乃至于龙王都有致命的杀伤力。

    “距离983米,风向自西向东,风速每秒钟3.4米,空气湿度45%,海面上正在起雾,能见度会略微降低,目标完全锁定中。”酒德麻衣低声说。

    一声令下她就可以开枪,983米的距离对她而言不是问题,略低的能见度和低速风也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在海边月台上,绘梨衣没有可遮蔽自己的障碍物,她这边扣动扳机,那个已知最强的混血种就会倒在血泊中。

    蒙蒙的小雨降了下来,水银色的灯光里飘着牛毛般的雨丝。海风和细雨混在一起,气温迅速下降。

    顾谶朝站台里靠了靠,打开手机看了眼时间, 已经九点四十分了,他们在这里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,没有看见一列车过站,这里确实够偏僻。

    今天的最后一列火车就是他们要乘坐的去往松山市的慢车,在那里直接换乘新干线快车,两个多小时就能到大阪,距离东京也就很近了。

    他们又要回到那个漩涡里去,至于想要回家的绘梨衣,他一方面想要遵从这个女孩的意愿,让她回去见自己的家人,一方面又觉得路鸣泽说得对,事关大局,不能感情用事。

    而绘梨衣是怀着愧疚的,她的离家会给太多人带来麻烦,她回去只是想让东京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可顾谶唯一不确定的,是夏弥的心思。

    他看向那个在濛濛细雨中的女孩,她背着手站在铁轨上面向群山眺望,目光好像能穿过重重的黑暗。

    只是她看到的是现在,还是他们的未来?

    就在顾谶胡思乱想的时候, 雨一下子就下大了,夏弥踮着脚一下下蹦跳着来到他的面前, 然后他们看着绘梨衣双手抱头从雨里跑了回来。

    她摊开手掌, 手心里的小寄居蟹缩在贝壳里不敢露头,但是吐着泡泡。

    “车应该快来了,就在月台上待着吧。”夏弥说。

    话落,就已经能听见火车进站的汽笛声了。

    顾谶一怔,下意识看向身边之人,夏弥发梢被小雨打湿,表情淡淡地抱着胳膊,翘首望着火车来处。

    “怎么...”他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之前他以为他们来站台这边只是瞎溜达,因为那部日剧的关系,来这里玩一会儿,然后就去停车场开车回去。可现在看她的意思,竟然是要搭火车?

    “你的那些朋友一直跟在我们身后。”夏弥没有回头,淡声道:“他们是想把她送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顾谶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我们回东京啦。”绘梨衣写字给他们看,自己却望着细雨中漆黑的山。

    她根本不知道此刻的山中正有一支漆黑的枪管指着她的眉心,她神情满是恋恋不舍,眼神柔软得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“还要好几个小时才能到东京。”顾谶说,心里却在想着夏弥刚刚的话。

    夏弥看他一眼,转而看向绘梨衣,“其实并不是非要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她话里的意思顾谶能听明白,绘梨衣也能听懂,只不过她碾着脚尖,低头沉默半晌,最终轻轻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她也不想回去,好不容易出来一次,她没有玩够也舍不得跟身边两人分开,他们是好朋友,之前计划着去吃好吃的,玩好玩的,可她不想连累他们,也不想让他们因为自己而遭遇危险。

    况且她自己的身体状况也不允许了,虽然之前顾谶给她注射的‘血清’很有效,可那毕竟只是暂时给她延长了生命,她以后仍然需要血清,她的血统仍然不稳定,她过不了多久仍然会死去。

    他们肩并肩站在月台边缘,看着明亮的车灯割开黑夜,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列车掀起的风把细雨吹得凌乱,灯火通明的夜班车在他们面前缓缓停下。车门打开,顾谶他们走进车厢,车厢里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东京连日暴雨,没什么人会从东京跑来这种偏远小镇旅行,也就没什么人会坐晚班车回去。

    火车在铁轨上
加入书架